万博足彩

熊继柏:一生名医亦名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12-05 15:43:18
  这是一位中医临床大家,也是一位熟谙中医经典的名家。他行医六十载,诊治病患数不胜数;通晓中医经典原着,让理论和实践互参互证。
  
  他在大学讲授中医经典理论30年,专着被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列为藏书。他就是国医大师熊继柏。
  
  早上7点,在位于湖南长沙市中心的养天和中医馆,熊继柏的70个专家号已挂满。
  
  一个坐轮椅的中年男子来到熊继柏跟前,神情十分凝重。他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腰痛了5个月,近来双腿已不能站立行走。
  
  熊继柏把脉问诊,开出药方,随后又追问一句:“你是哪里人?”
  
  “郴州嘉禾。”
  
  “来一次长沙不容易,我给你开30服药。别着急,抓紧治,有办法的。”熊继柏轻声安慰着病人。
  
  听到这句话,男子如释重负,热泪盈眶。
  
  从农村医生成长为大学教授、国医大师,熊继柏的人生颇有传奇色彩。如今,年过古稀的他坚持出诊、讲学、撰写着作。他说:“我一生只做两件事:倾力临床、治病救人,传承经典、教书育人。”
  
  勤学苦读,练就中医“童子功”
  
  熊继柏熟谙中医四大经典和临床诸家典籍,早年间去各地讲学,总有人问生僻的中医经典“冷题”,考验他的理论功底。可他思维敏捷、反应很快,听课者不仅不再为难他,还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问不倒”。
  
  “勤奋读书、刻苦实践是中医成才的必由之路。”熊继柏的话掷地有声。
  
  1942年,熊继柏出生于湖南石门县的山区农村。13岁那年,他拜常德地区有名的老中医胡岱峰为师。全班36名学生一起学习,没法做到人手一本书,胡先生就要求他们抄一本、读一本、背一本。熊继柏记忆力强,老先生规定一个月内背完的《雷公炮制药性赋》,他才学习了4个早晨,就能做到一字不漏背诵。
  
  先生知道后大吃一惊,自此对他区别对待,开小灶、加新码。不到一年,《医学三字经》《汤头歌诀》《脉诀》等中医基础着作,已被熊继柏“消化吸收”。班上同学尚在中医基础着作里咬文嚼字时,胡老先生已让熊继柏学习《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等理奥意深的医学古典。
  
  3年学徒时光,少年熊继柏大量抄写、诵读乃至通背多本中医典籍,老先生答疑释惑,让他练就了扎实的中医“童子功”。
  
  攻读医书,如何才见成效?熊继柏认为,第一步是读懂,力求辨释文理、明晰医理;第二步是读熟,在反复研读中抓重点,熟记背诵;第三步是融会贯通,在把握理论的基础上反复临证应用,让理论和实践互参互证。
  
  “达到第三步,才能真正做到由博返约,深入浅出,最终厚积薄发。”熊继柏说,以中医经典理论为指导,临床上才会得心应手、获得奇效。
  
  临床施治,坚持规矩章法严
  
  熊继柏擅治内科、妇科、儿科等疾病,尤擅诊治疑难重症。
  
  1964年夏天,石门县乙脑流行,病死者无数。一位乙脑病人高热昏迷,抽搐不止,危在旦夕。熊继柏治疗后,病人痊愈了。自此,这位年轻的中医在当地医名大振。从那时起,熊继柏每天都要诊治大量患者。
  
  1974年,石门县出现麻疹疫情。有几个村的疫情尤为严重,7天内死了8个孩子。当地政府把熊继柏调去抢救麻疹病人。两个多月时间,他几乎不眠不休,诊治了数千名病人,这些人中再没有因麻疹病死亡的人,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熊神医”。
  
  农村行医22年,城市行医38年,熊继柏诊治病患数不胜数。找他看病的患者,有救护车送来的、担架抬来的,有挂着氧气筒的、插着呼吸机的。有些被西医“判了死刑”的病人,都被他治愈了。
  
  “中医的生命力在于临床,要遵循中医传统法则,认真辨证施治。”这是熊老总结出来的核心思想。
  
  他认为,临床治病不外乎三条:第一,望闻问切的功夫全面、熟练而敏锐;第二,临证特别注重辨证分析,要善于运用中医经典理论辨证,不论任何病症,都一定要辨清病变性质、病变部位;第三,注重因证选方,务必做到方证相符。
  
  “从经典方到古代各家方,从内科方到妇科方、儿科方、外科方,我能熟练运用的方剂在1000首以上。”熊继柏说,理、法、方、药具备,坚持规矩、不乱章法,正是他临床诊治疾病卓有疗效的关键。
  
  熊继柏深知病人疾苦,特别关照六种人:躺担架、坐轮椅来的危急病人,各种重症病人,残疾病人,80岁以上的病人,3岁以下的病孩,来自边远山区和省外的病人。他要求中医馆在挂号处贴出告示,让这些人优先挂号。
  
  医者仁心。2010年,熊继柏带着16名博士,深入基层为病人服务,一天就看了1480个病人;今年6月30日,他率20名弟子在养天和中医馆开展残疾人义诊,为149名残疾人看病开方……
  
  大学任教,授业解惑重传承
  
  37岁那年,熊继柏的人生发生重大转折,又多了一份职业——教师。
  
  1979年,国家举行中医选拔考试。因成绩优异,他被调到湖南中医学院(现为湖南中医药大学)任教。
  
  “我只有小学学历,突然调入高校当教师,身份巨变让我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为了教学,我刻苦钻研、开凿义理,提高个人中医理论知识,为讲学奠定基础。”熊继柏说。
  
  怎样才能在课堂上讲好文辞古奥的中医经典?熊继柏注重知识性、逻辑性和趣味性,深入浅出、化繁为简地讲解理论,讲透重点、剖析难点。他讲课从不拿讲稿,但备课却十分精细,单是《黄帝内经》讲稿,就写了100多本。
  
  在大学任教30年,他主讲《黄帝内经》《难经》《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经典课、主干课,为研究生、本科生授课超过8000学时。近年来,他在许多大学、医院作了200多堂大型学术讲座,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
  
  迄今为止,熊继柏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撰写出版20本着作,其中10本阐述中医临床知识,10本聚焦中医经典理论。让他高兴的是,《内经理论精要》一书被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国会图书馆列为藏书。他带出的100多名徒弟中,已有70名是正高职称,40多名为副高职称。
  
  今年12月份,熊继柏酝酿已久的中医经典原着讲课班将开讲。他不仅亲自授课,还请来省内外的着名中医经典名师授课,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学懂学透经典着作。
  
  “时至今日,我仍不敢有丝毫惰怠。”熊继柏说。他一周出诊四次、不定期外出讲学、研究撰写着作、帮学生修改论文……如今,熊继柏依旧是“超负荷”工作。在他看来,国医大师不是一顶花冠,而是一份责任,激励着自己继续扛起中医大旗,担起传道之责、救命重任。(记者 王云娜)
友情链接:名人娱乐,优发娱乐,皇家赌场,威尼斯赌场,bt365官网,银河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