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娱乐

护犊不惜枉法纽约州政坛大腕难逃法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9-10 09:04:29
  美国纽约市曼哈顿一家联邦法院不久前裁定,纽约州前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斯格勒斯及其儿子勒索、受贿罪名成立。
  
  斯格勒斯几年前为给儿子亚当安排工作,不惜利用职权要挟一些企业高管。因惧怕斯格勒斯在立法层面的影响力,多家企业无奈给亚当设置根本无需到岗的职位。亚当共“白领”工资大约30万美元。
  
  这对“任性父子”2015年5月曾被判刑,但因上诉一直没有入狱。去年9月,一家联邦上诉法院要求重新审理这一贪腐案。
  
  与斯格勒斯有相似经历的是纽约州民主党籍政坛大腕、前任州众议院议长谢尔登·西尔弗。他2016年因利用职权为个人谋取巨额财产获刑,这一案件也被要求重审。今年5月,一个陪审团裁定西尔弗所涉罪名依然成立。
  
  坑爹儿子 糊涂爹
  
  美国助理检察官托马斯·麦凯今年7月在法庭上说,斯格勒斯父子“合伙犯罪”,逼迫商人设置“虚职”,经由这一途径敛财数十万美元。如果商人不配合,这名州议会权势人物便明确告知,他不再支持事关那家企业兴衰的拨款法案。
  
  “那些企业长期承受来自斯格勒斯的压力,担心斯格勒斯利用职权惩罚他们。他们是这对父子诈骗案的受害者。”
  
  检方向法庭呈交的一段2014年电话录音显示,斯格勒斯在通话中向亚当吹嘘作为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如何一手遮天:“每个人都会知道是谁说了算,亚当,相信我。”
  
  法庭审理过程中,斯格勒斯宣称自己爱子心切,给儿子安排工作是为帮他渡过难关。
  
  这名70岁的“糊涂爹”辩称,儿子年幼时因父母离异经历情绪波动,长大后又在职场受挫,而且曾经酗酒、情绪失控。他只是请一些商场上的朋友帮忙“提携”不成器的儿子,从未许诺回报政治好处。“我认为那样做没毛病,为帮助儿子,我求过许多人。”
  
  一家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博诺莫作证说,应斯格勒斯要求,这家企业为亚当安排了年薪7.8万美元的工作。亚当基本不出现在办公室,公司又不敢将其辞退,原因是“不想因亚当的问题影响有关公司业务的立法进程……我只是不想招惹那名参议员”。
  
  一家产权公司的合伙人汤姆·德怀尔供认,他2013年与亚当共进午餐时,代一名地产商人向亚当行贿2万美元。德怀尔当时把这笔现金装在一个信封中,借口那是提供给亚当的“介绍费”。
  
  这一案件几年前审理时,塔迪娜·马丁斯检察官告诉陪审团,由于父亲的关系,亚当曾经供职于企业AbTech,但他在工作上“一根手指头也不动,除非是去领钱”。亚当还威胁企业主为他提供1万美元的月薪,否则将让父亲叫停涉及AbTech的一项1200万美元市政府合同。
  
  曾经雇用亚当的另一家企业PRI高层管理人员说,亚当经常中午时分来到办公室,直接去吃饭,不再返回办公室。其中一次他只“现身”5分钟,当被主管质问为何不来上班,亚当恶狠狠地说:“你如果敢再这样跟我说话,小心你的头。像你这样的人给我擦鞋都不配。”
  
  峰回路转 再被定罪
  
  斯格勒斯父子敲诈勒索、受贿案2014年开庭审理。检方当初寻求分别判处斯格勒斯和亚当15年和13年监禁。
  
  法院2015年裁定两人三项利用职权敲诈勒索罪名成立,两项索贿罪名成立,一项受贿罪成立。斯格勒斯获刑5年监禁、被罚款50万美元,亚当获刑6年半监禁。
  
  检察官杰森·马西摩尔2015年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说:“斯格勒斯父子的罪行正是公众所最担心的情形,即经由选举产生的公职人员不服务于公众利益,而是寻求各种方式利用手中权力谋私利。”
  
  “在政界人士公信力处于历史低点时,斯格勒斯父子依然用其言行将这一信任水平推向深渊,”一份检方声明说,“斯格勒斯应该为其行为负责。他本有许多可以帮助儿子的可选办法,却一次又一次地选择了犯罪和违背公职人员誓言。”
  
  斯格勒斯父子2015年开始上诉。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前弗吉尼亚州州长收受保健品制造企业总裁馈赠不构成腐败罪,同时要求检方今后处理类似腐败案件时必须证明涉案公职人员有明显利益交换行为。
  
  据此,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2017年9月要求重新审理斯格勒斯父子案件。这对父子因而一直没有入狱。被告律师称,斯格勒斯并没有用任何实际行动“补偿”或“惩罚”那些被他求助过的商人。
  
  曼哈顿一家联邦法院今年6月起重审此案。
  
  助理检察官麦凯7月在法庭上说:“没有人质疑斯格勒斯爱护儿子,但不能为了帮助儿子而犯罪。辩方的说辞就是侮辱那些通过合法手段帮助孩子的家长。”
  
  陪审团于7月17日裁定,斯格勒斯父子所涉敲诈、诈骗和腐败罪名成立。仅敲诈一项罪名,他俩各自面临最长20年监禁的刑事处罚。法官定于10月为这对父子量刑。
  
  大佬获刑 风光不再
  
  斯格勒斯1985年至2015年供职于纽约州参议院,从2008年起担任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被称为纽约州最有权势的三人之一,另外两名大腕分别是在任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和州众议院前议长谢尔登·西尔弗。他们曾经一起在财政预算、法律和政策制定上发挥重要作用,主导着纽约州事务。
  
  在斯格勒斯父子以前,西尔弗所涉腐败案件重新审理。
  
  西尔弗现年74岁,民主党人,自1994年担任纽约州众议院议长,2015年1月高票连任后不久因涉嫌利用职权谋取巨额财产被捕。这名在纽约州政坛呼风唤雨20余年的政客随即风光不再。
  
  检方指控西尔弗以律师介绍费名义收受钱款,并通过拨款支持一名癌症专家,为他吸引患者,从中收取巨额回扣。西尔弗利用这两种方式谋取非法所得总计400万美元。
  
  2016年5月,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以腐败罪判处西尔弗12年监禁。法官卡普罗尼同时判处他175万美元罚款。卡普罗尼指出,纽约州频繁发生的贪腐案将加深公众对政界人士的厌恶情绪,“我希望这一量刑结果能让其他政客三思而行”。
  
  只是,待最高法院重新界定公职腐败后,一家上诉法院要求重新审理西尔弗的案件。
  
  今年5月,一个陪审团判定西尔弗利用职权谋取巨额财产罪名依然成立。联邦地区法官卡普罗尼7月底第二次为他量刑,将刑期减至7年,要求他10月入狱。
  
  西尔弗依然喊冤,但卡普罗尼说:“在内心深处,西尔弗知道,自己贪赃枉法。”
  
  就量刑结果,检察官杰弗里·伯曼说,这一判决恰当、严厉,释放了明确信号,即“为了私利出卖公共权力是违法行为,必将为此服刑”。
  
  腐败成风 贪官频现
  
  西尔弗和斯格勒斯之前,纽约州不乏贪官,2000年至今已有至少30名政界人士深陷丑闻甚至牵涉贪腐指控。
  
  2008年,曾有“华尔街治安官”之称的时任州长、民主党人艾略特·斯皮策因“嫖娼门”辞职。斯皮策2006年赢得州长选举,此前两次出任州总检察长,在打击华尔街大企业不法行为、有组织犯罪、白领犯罪等方面声誉卓著。
  
  2010年,时任州长戴维·佩特森面临辞职压力。佩特森被指不当干涉一起与助手有关的家庭暴力案调查,又受到纽约州一家道德委员会指控,后者发现佩特森给儿子及其朋友购买棒球比赛门票还不想付钱,甚至就此撒谎,勒令他缴纳6万多美元罚款。
  
  2013年,身为民主党人的纽约州参议员马尔科姆·史密斯行贿纽约市议会共和党籍议员,寻求后者支持他以共和党候选人身份竞选市长。2015年,史密斯获判7年监禁。
  
  今年8月,纽约市前任“监狱管理人员工会”主席诺曼·西布鲁克利益交换案开庭审理。检方说,他“被贪婪蒙蔽了双眼”,2014年收受6万美元贿赂,转而将2000万美元工会资金交予一家对冲基金运营,后者2016年破产,这笔钱中有1900万美元“打了水漂”,进而影响了监狱管理人员的退休金。
  
  西布鲁克现年58岁,2016年被捕,那以前领导这一全美规模最大的市一级监狱管理者工会20多年,年薪30万美元。(特约记者 李慕然)